教学研究
首页 院校概况 教学教务 科研工作 网上人事 网上党建 数字图书馆 校务公开 在线学习
关于用学术讲政治的几个问题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教务 > 教学研究
    

 

关于用学术讲政治的几个问题

 

王东京教授 中央党校副校长、博士生导师

 

  何毅亭常务副校长在今年第一次教学工作会上提出,党校教师要用学术讲政治。在前不久召开的第二次教学工作会上,他强调要通过用学术讲政治补我们目前的教学短板。今天召开全校教师会议,用一天半的时间开展用学术讲政治大讨论。教务部让我来做动员。作为一名有25年教龄的党校教师,我谈几点思考,供大家参考。
  党校教师要理直气壮讲政治
  党校教师为什么要讲政治?或者换个角度问:党中央为什么要办党校?我的回答,是因为党校有特殊的职能,而且这种职能是任何一所高校都替代不了的。那么党校特殊在什么地方?特就特在我们是一所讲政治的学校。我们知道,高校的重点是讲知识;而党校的重点是讲政治。大家想想,要是我们党校不讲政治而也去讲知识,国内高校那么多,中央还有必要办党校么?
  党校的重点是讲政治,那么什么是讲政治?可以这样说,党校所有的主业主课都是讲政治。我们讲马列经典著作是讲政治;讲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讲政治;讲党性教育课是讲政治;讲发展是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讲党和政府关注的重大现实问题也是讲政治。总之,党校教师无论什么学科背景,也无论讲什么专题,只要在党校主体班讲课,我们讲的都是政治,而且必须讲到政治层面上去。
  前些年与高校的朋友交流,他们总对我说,党校是讲政治,他们高校是讲学术。言下之意,是我们党校的教师不重视学术。我回应:党校当然要讲政治,但党校教师同时也重视学术。所不同的是,党校不会为了学术而学术,而是要用学术为政治服务。这一点,我们党校教师务必要清醒,讲政治是我们的天职,我们一定要有这样的政治自觉,要理直气壮地讲政治。
  我曾多次说过,讲政治有两个前提。第一个是要懂政治。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懂政治,就不可能讲好政治。而要懂政治,就得熟读马列经典,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系统掌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同时,还要潜心研究党和政府关注的重大现实问题。这学期学员毕业离校前,一位曾担任过高校校长的省部班学员到我办公室大发感慨,说党校老师太厉害了。我问如何厉害?他说,老师能把习近平总书记讲话和马列经典著作大段大段背下来,这个功夫高校教师很少有。是的,这正是我们党校教师的看家本领。党政机关之所以要请中央党校的教师讲课,就是看中了我们党校教师既懂政治、也会讲政治。
  讲政治的第二个前提,是遵守政治纪律。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是党校教师要坚守的底线,也是政治纪律。我们通常讲研究无禁区,讲课有纪律。所谓研究无禁区,是指研究领域没有边界限制,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宗教等领域的问题都可以研究;而所谓讲课有纪律,是指如果你研究的结论与中央精神不一致,就不能在课堂上讲。理由很简单:中央精神是全党的统一意志,你有不同看法,那只是你自己的看法,你可以通过组织渠道向中央反映,但不能随意在课堂上讲,因为你的看法并不一定对。党校姓党,党校教师也姓党,党校课堂绝不容许有杂音,更不容许端共产党的碗,砸共产党的锅。总体看,这些年我们教师遵守政治纪律是好的,但纪律意识还要进一步强化,特别是新来的年轻同志,一定要绷紧这根弦。
  什么是用学术讲政治
  党校教师不仅要理直气壮讲政治,而且要用学术讲政治,不仅要讲中央精神是什么,而且要讲中央精神背后的学理是什么,要回答为什么。习近平总书记2015年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指出:党校教师是我们党直接掌握的一支教师队伍,是我们党一支不可多得的理论力量。大家认真体会这两句话,何为我们党直接掌握的教师队伍?是说党校教师最听党的话、最守政治纪律,这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党校教师的信任;何为不可多得的理论力量?是说党校教师具有很高的理论水平,是一支善于用学术讲政治的力量。
  前面我说,我们党校教师如果不讲政治,中央就没有必要办党校。其实还应该加一句:党校教师如果不用学术讲政治,中央也同样没有必要办党校。党校存在的理由与价值,就在于我们的教师能用学术讲政治。最近有几个教研部的负责同志问我,到底什么是用学术讲政治?这个问题大家可以讨论,我先不直接回答,这里我想说说什么样的授课不是用学术讲政治。
  至少有以下三种情形:
  第一,讲中央精神,用文件解读文件不是用学术讲政治。全国党校系统第三次精品课评选时,有一堂参评课讲科学发展观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这堂课讲的是中央精神,主讲教师从党的十六大报告、十七大报告一直讲到十八大报告,将中央关于科学发展观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表述梳理得非常清楚,而且他的口才也很好,可评委却不投赞成票。为什么?评委认为主讲教师只是在用文件解释文件,没有用学术讲政治。
  第二,讲重大现实问题,用事实解释事实不是用学术讲政治。事实可以验证理论,但事实不能用事实解释。比如下雨天你看见有人摔倒了,有人摔倒是个事实,下雨也是事实。如果你解释有人摔倒的原因是下雨,那你就是用事实解释事实。科学的解释,是路面摩擦力小。如果摩擦力够大,下雨不会让人摔倒;摩擦力过小,不下雨也会让人摔倒。我们讲经济社会的现实问题也一样,不能就事论事,要用学理去分析现实背后的原因。
  第三,无论讲理论问题还是讲现实问题,如果只是引用经典著作的个别词句也不是用学术讲政治。事实上,现在我们教师讲课并非完全没有学术意识,两年前就曾有教师对我说,我是在用学术讲政治呀,你看我讲课时不是引用了马列经典著作的原话么?但是我要告诉大家,如果没有完整的学理框架,仅仅引用经典著作的个别词句,那是贴学术标签,算不上用学术讲政治。
  以上都不是用学术讲政治,那么到底什么是用学术讲政治?在我看来,马克思的《资本论》就是用学术讲政治的典范。两个必然是政治结论,马克思怎么讲?他构造了一个完整的学术框架。从商品的二因素开始,分析劳动有二重性,指出具体劳动创造使用价值,抽象劳动创造价值;再分析资本可分不变资本与可变资本,指出不变资本只转移价值;可变资本创造价值。在此基础上,马克思又区分了劳动劳动力,指出劳动力的使用才是劳动,资本家向工人购买的是劳动力而不是劳动,支付给工人的工资是劳动力的价格而不是劳动的价格,而劳动创造的价值要大于劳动力价格,其差额就是剩余价值。至此,剩余价值的来源马克思就用学术讲清楚了。跟着他又进一步分析剩余价值生产的两种方式,分析资本循环周转和社会总资本再生产,然后再分析剩余价值的分配,用学术逻辑揭示出资本积累的历史趋势是两极分化——资本家的财富积累与劳动者的贫困积累。并指出这种趋势最终必将导致剥夺者被剥夺。大家看,《资本论》通篇都用经济学逻辑作分析,是不是用学术讲政治的标准范本?
  怎样用学术讲政治
  用学术讲政治,我认为需要把握三个重点:一是突出问题导向;二是找准学术接口;三是构建学理框架。讲课要突出问题导向,这一点我想大家都赞成。但赞成问题导向是一回事,而讲课能否贯彻问题导向是另一回事。这些年常听到学员抱怨我们有些教员讲课缺乏针对性,说白了就是没有突出好问题导向。
  曾与校内年轻教员进行过交流,很多人以为,问题导向是指一堂课要针对某个问题讲。这样理解虽不算错,但也不完全对。大家想想,教务部安排进教学万博体育vg平台的讲题哪一个不是重大问题?可为何学员反映有的教员讲课针对性强而有的教员针对性不强呢?甚至同一个讲题,不同的教员讲针对性也会大不相同?看来讲题设计要针对问题只是一方面,关键还在怎么讲。
  在党校当教师,我们都曾听过别人讲课,怎样评价一堂课讲得好不好?若让我说,就要看主讲教师能否为我释疑解惑。比如之前我不明白的道理,听课后明白了;之前我一直坚持的观点,听课后却发现自己原来理解错了;之前不懂得分析的问题,听课后茅塞顿开、知道怎么分析了。这样让我有收获,当然会认为这堂课讲得好。
  几年前我曾听一位校外专家讲生态环境问题,本来是慕名而去,结果却扫兴而归。那位专家一开始就演示了大量PPT图片,介绍当前国内生态环境问题有多严重;接下来他讲造成环境问题的三个原因:一是地方官员不重视环保;二是环保部门监管不力;三是财政对环境治理投入不足。最后他的结论是:解决生态环境问题要加强领导、加强监管、加大投入。不能说那位专家没有问题意识,生态环境本身就是重大问题,可他两个多小时讲下来却未回答我的困惑。我当时困惑是,中央高度重视环保可为何地方官员不重视环保?在国家财力有限的条件下治理环境除了政府投入是否还有别的办法?市场机制在生态环保方面如何发挥作用?所以在我看来,他的讲题虽然针对了问题,但讲课却未针对听众的困惑,并没有贯彻好问题导向。
  是的,讲课所强调的问题导向,关键是要针对学员的困惑。这是说,教员要想讲好课,课前首先就得对学员有何困惑做到心中有数。问题是我们怎知道学员的困惑呢?当然是到学员中去调研,要是不调研,闭门造车,讲课难免会放空炮。我们常说理论要联系实际,对讲课来说,其实就是理论联系问题,这里的问题,就是学员的困惑。
  说到学员的困惑,具体讲有三方面:一是在讲题所涉领域学员目前尚未想到或者想不清楚的问题;二是学员想到了但普遍存在误解的问题;三是学员想到了而且也想对了,但不知道如何分析论证的问题。教员备课时不妨扪心自问,自己对以上三方面的问题是否清楚?若不清楚,你最好先去做调研,做完调研再回来写讲稿。
  以上三方面问题清楚了,有了问题导向,讲课也就有了针对性。接下来,就要对这些问题进行学理分析。不过在此之前还要做一件事,也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重点,寻找学术接口。用学术讲政治,需要我们先将现实问题转换成学术问题。如果不做转换,不仅学术无用武之地,而且理论和现实很容易成为两张皮。我看过有些老师的讲稿,第一部分通常是介绍学术理论,像一个文献综述,第二部分讲问题,第三部分谈对策,而第一部分和后两个部分完全没有关系。你这样讲课,学员当然要说你理论脱离实际。正因如此,所以我们在备课时首先要找学术接口,把现实问题转换成学术问题。只有转换了,才能用学术去分析。如果不转换,你有再多的学问,也会空有一身本领,使不上劲。
  举例说吧。《资本论》讲两个必然,马克思首先把两个必然转换成了剩余价值生产与分配问题,这样他就可用经济学的学理讲两个必然。再比如中央提出了五大新发展理念,其中一个理念是开放发展,你怎么讲开放发展?如果你只是讲世界的发展离不开中国,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这显然不是用学术讲政治。但如果我们把开放发展转换为全球化背景下怎样参与国际分工,经济学就提供了大量的分析框架,我们就可用这些分析框架讲开放发展。要特别说明的是,在座的各位都是不同学科的专家,面对同一个现实问题,大家寻找的学术接口可能会不同。这很正常,学术接口可以不同,同一个问题我们可以用不同的学理框架去分析,但关键是要找到接口,完成学术转换。
  找到了学术接口,我们就可构造学理框架。所谓学理框架,简单地说,就是学术分析的逻辑结构。科学的任务是揭示规律,而规律的表达通常包含假设(约束条件)与推理(结论)两部分,这样看,学理框架是一个逻辑推导体系。前面我说引用经典著作的个别词句不算用学术讲政治,道理就在这里。只有用一套学理逻辑体系把问题讲透彻,才真正是用学术讲政治。
  学理框架从哪里来?可以来自三个方面。一是马列经典著作,马列经典是我们党的理论源头,也是我们党的指导思想,所以我们要下苦功读马列经典,这是党校教师的基本功。二是本学科的经典。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就在于它为后人提供了学理框架。我们七部两院有不同的学科,每个学科都有自己的经典,我们一方面要读马列经典,同时也要读本学科的经典。三是自己创建。如果你的讲题是一个全新的问题,经典著作没有现成的学理框架,那么你就要自己研究、自己创建。

(本文系中央党校副校长王东京在中央党校“用学术讲政治”大讨论动员会上的讲话)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收藏】 【打印】 【关闭
您是第 072136位访问者 | 联系我们 ICP/IP备案号:闽ICP备05020255号
主办单位:中共厦门市委党校 厦门市行政学院 厦门市社会主义学院